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基金

破天宇人走茶不凉

2020-07-01

破天宇 人走茶不凉

.

扑哧!

陆颖霞忍耐不住,刚到嘴边的水差点没喷出来,幸好手疾眼快,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巴,眼睛里惊愕的表情却是明显至极。

“不害羞,这种话也说得出口。”陆颖霞放下杯子,打趣道。

“是啊,他活着,我肯定说不出这种话,他死了,我才能说得出来。可笑吗?”萧紫姹没有理会她的嘲讽,幽幽的说道。

“别说了,让人难受。”一句话立马勾起了各种往事的回忆,不争气的眼泪滚滚的充斥着眼眶,陆颖霞吸着鼻子打断了她深情的告白。

“两位姑娘,你们的菜。”老板娘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,这两个天仙般的姑娘,神奇的出现在她的小店里,就已经吓得她的心里直打颤,进门之后又是一阵哭一阵笑的,让她这种老实巴交的人实在是捉摸不透,所以不得不小心对待。

这倒也不是说老板娘市侩,以貌取人之类的人为缺点。她一天总共的进展也就四五百块钱,除去高昂的房租,可怕的水电费之后,每天起早贪黑的也就两百左右。突然来了两个绫罗绸缎美得没边的女孩,大脑不短路才怪。

“谢谢!”陆颖霞低声道谢,她们自己也不是什么嫌平爱富之人,当然没有所谓的财富阶级观念。

“哦,没事的。”老板娘手用力的在油滋滋的围裙上擦拭着,讪讪的说完,转身走开了,她知道,这样的富贵之人,吃饭是很讲究环境的,自己何必再讨人嫌呢。

“阿姨,问你个事儿。”萧紫姹娇声叫住要走的老板娘。

“小,小……,姑,姑娘什么事。”老板娘吞吞吐吐的说道,她本来是想称呼小姐的,但一想万一人家误会自己有那个意思的想法,叫姑娘也觉得自己有点高攀人家,有点困难的称呼让她很是不自在。

“那个,以前有个,有个,……”萧紫姹羞红着脸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怎么说,生怕别人看出自己心里的小九九。

“两年前,有个叫矮胖的人经常来你家吃饭,你还记得吗?”陆颖霞大方的替她问了出来,这都时过境迁的事情了,一个开店的人,怎么能记得两年前在她这里吃饭的人,这丫头太天真了。

“矮胖?”老板娘疑惑的说道,几年的事情让她脑海一下子转不过来,或许是每天见的人太多了,脑海里一下子存不下那么多人。

“就是喜欢吃肥肉,每天想着吃肥肠的那个。”萧紫姹急忙提醒她。

“哦,那个,我老乡,好久没来这里了,以前每天都要吃一份炒回肠的。”老板娘不愧是开店的人,看来那个贪吃的家伙果然有本事,能让人记住。

“给我们也来一份吧,阿姨。”萧紫姹红着脸说道,眼睛不敢去看陆颖霞的表情,甚至恨不得把耳朵也堵上,不想听到她的笑声。

“哦,好的,小姑娘你认识他啊。”老板娘恍然大悟,原来认识,难怪会到这种肮脏的地方。

“这是他媳妇。”陆颖霞指着萧紫姹说道。

“哦。”老板娘看着娇羞的萧紫姹,一恍然明白了许多事情,也许或者是跟那个人有关系的人吧,在她眼里一下子也不是那么生疏了。

“他怎么没来?”老板娘笑吟吟和蔼的问道,这一下子有点长辈询问的韵味了,不再是那个土气十足的农妇了。或许可以说,没有人天生是平凡下贱的,只是他们后天性给自己的定义而已,所以偶尔他们也能回到自命不凡的本性上来。

“他早就不在了。”萧紫姹哀伤的说道,一个让人两年还能记住的人,什么时候都是人心中的一块伤疤,一揭就痛。

晴天霹雳,老板娘一个踉跄,差点没站住,不可置信的捂着嘴巴看着二人,直到得到了二人准确的肯定,方才摇着头哀婉的叹息道:”果然,我就说那孩子不会是为了一顿饭逃跑的人,我没有看错他。”

说到那孩子的时候,她眼里流露的是真挚的感情,那个每天笑呵呵的一个开心果一样的人。虽然做着同样的脏活累活,却是那样的卓尔不群,却又能够很好的与人相处。

“他在你这里赊账了吗?”萧紫姹想起自己未进门的时候那个高声的话语,心有灵犀的问道。

“两年前的后天,过来吃了最后一顿饭。”老板娘已经说不下去了,倒不是那个人是她什么至亲的人,听到他的噩耗之后会立马悲痛欲绝,但是本着一个相识的面孔,伤心也在所难免。

“待会我们一起给你吧,对不起了阿姨。”陆颖霞接口说道,因为身边的萧紫姹已经泣不成声了,两年前的后天,就是自己昏迷的两天后,那个男人作出了猪一样的决定,临走时还不忘了吃一顿“好的”,二十块钱的炒回肠。

二十块钱,如果不是老板娘狂宏大量,他这一辈子,死都不得安宁,就因为二十块钱,他将每天晨昏被人唾骂,失言而无信的小人。

她恨,恨自己冲动好事,带来的后果却要人去承担,她恼,自己的粗心大意,两年了,今天才来到这个地方,才知道他有过那么一段的过往。

二十块钱赊账,多么卑微的数字,多么心酸的话语。那个人,至死都不知道鱼翅燕窝为何物,那个夸下海口要吃尽天下美食的人,最后吃得最好的竟然是二十块钱的赊账。

“姑娘,我们虽然穷,二十块钱还是赊得起的。”老板娘看着泣不成语的萧紫姹压抑的哀嚎,身边的那个漂亮女子也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,擦拭着眼泪说道。

她们是穷,有钱人可以看不起她们,因为你有钱。但是她们也有义,也许她不知道什么是义,也从来没想过义,她只是觉得,二十块钱,人死了,就算了,再提多让人伤心。当然,如果人活着,两年后,二十块钱她还是会照收不误,这就是她们的义,穷人的义。

听起来有点狭隘,太过于市侩,但不能不说,这就是义,穷人的义。

打击盗版,支持正版,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。,

大同治疗白斑的医院
益阳治疗白癜风方法
武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标签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