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美股

代表炮灰当自强第一七八章种马文女主的觉醒4

2020-09-17

炮灰当自强 第一七八章 种马文女主的觉醒4

每到一个任务世界,顾晓晓都会给自己定一些学习目标,不断充实和完善自己。镜月山庄以医术著名,深入宝山焉有空手而归的道理,顾晓晓习武学医两不误。百花门中全是女弟子,女人多了事儿也就多了,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避开了许多麻烦。

齐雪娇在镜月山庄没有出现变故之前,活泼开朗人缘极好,在百花们中深受师长器重。顾晓晓来了近三年,性格沉稳虽不如先前的齐雪娇讨喜,但因为勤勉刻苦的缘故,在百花门新一代弟子中,有力拔头筹之势。

百花仙子或者武林第一美人,对于顾晓晓来说只是虚名,更是一种累赘。她在打扮并不上心,鲜少涂脂抹粉,总是素着一张小脸,将头发像女冠般挽起。两三年后顾晓晓与门中师姐妹渐渐疏离,只有青蘅一如既往的陪在顾晓晓身边。

原剧情中,齐雪娇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等到十四岁见到父母一面。相士的话不可不信但不可全信,顾晓晓推测镜月山庄的水土,也许和苏雪娇体质不服,以至于她和生身父母每次见面必然大病,或许是一种巧合。

顾晓晓往最差的方向推断,假如真的存在命理,那么从她代替齐雪娇的那一刻起,应该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在这个念头的推动下,顾晓晓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提前回镜月山庄。只有回到庄中,她才能更好的防范拜月教的窥视和侵扰。

万霞山和镜月山庄,一来一回需要两个月,顾晓晓在信上曾提过回山庄,但是被齐承剑否决了。这在顾晓晓预料之中,但是她打定主意要回镜月山庄,所以禀明师门家中有事,带着李大娘两个人星夜兼程朝镜月山庄方向赶。

李大娘不通文墨,顾晓晓给她看了镜月山庄的来信,然后一本正经的解释。齐承剑让她尽快赶回镜月山庄。因着齐雪娇平时表现的太过乖巧,知书达理宛如小大人,所以李大娘对她没有丝毫怀疑。

况且,在李大娘瞧来。这么灵透的小姑娘,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山上拜师学艺太过可怜,也该回山庄走一趟。当初李大娘下山时,庄主和夫人再三强调一定要将齐雪娇当做小姐一样照顾着。李大娘想法简单,所以不打折扣的完成着庄主交待的任务。

从万霞山到镜月山庄。一路上风景秀丽,顾晓晓自进入任务世界后,这还是头一次下山,一路游玩好不欢乐。每次进入任务,顾晓晓都会受原主情绪一定感染,所以骨子里属于少女的天真,总会时不时的冒出来。

这个世界文明进度类似于明朝,但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,所以民风尚武,能拜入名门大派。对于老百姓来说是一件无上荣光之事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偌大的武林风风雨雨,上演着数不清的传说。

顾晓晓推算着日子,男主已经穿到了这个世界,没有了奇遇,他广收后宫的计划,不知能否顺利完成。可恨拜月教的总坛,在剧情中一直很神秘,前期隐于暗处,后来则在温易之的协助下。成功的从邪教洗白成了江湖十大门派之一。

正是这份隐晦和神秘,导致顾晓晓想要提前找出拜月教困难重重。但是剧情中提到过,拜月教所做坏事中,不止镜月山庄灭门惨案一桩。在此之前拜月教还对一些地方豪门下过手。顾晓晓想要顺藤摸瓜,将拜月教的滔天罪恶公诸于众,然后让江湖正派人士,对其进行讨伐。

顺风顺水到了镜月山庄,顾晓晓下了马车,仰视着高大恢宏的山庄围墙。反而有些窘迫,不知该如何入门。齐雪娇的身份在镜月山庄是一个秘密,她若贸然报出自己是齐家小姐,恐怕会被人当做骗子。

踟蹰之后,顾晓晓让李大娘在前面带路,嘱咐她先进去汇报给庄主及夫人,再来带她进去。

李大娘不疑有它,快步走了进去,红光满面的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庄主。顾晓晓坐在门房,挺拔的坐着如画的眉眼,引得门房中小厮一个个离得远远的,生怕唐突了佳人。

齐承剑刚为来庄上求医的人写完药方,正在交待如何煎制,得知李大娘回来了,长话短说径直出了客房进了后院。骤然得知女儿千里迢迢赶回来了,齐承剑又惊又喜,惊的是怕齐雪娇年少不知轻重,贸然回来再害了性命。喜的是,这么多年了,齐承剑只从书信中与女儿联系,着实对她想念的紧。

天人交战之后,齐承剑忍痛打算将女儿送到山庄附近别院中,然后尽快送她回百花门。他想见齐雪娇,为人父母,却舍不得女儿受一点伤害。

顾晓晓等到李大娘回来,听到了齐承剑的安排,顿时傻了眼。她没想到她已经先斩后奏了,齐承剑夫妇还能狠下心将她拒之门外。为了打破魔咒,顾晓晓坚持坐在门房内,板着脸任谁劝也不动弹一下。

娇滴滴的小姐模样的人坐在这里,庄主又交待了一定要恭敬,下人顿时束手无策,李大娘更有一种夹在中间的为难。她苦口婆心的说服着顾晓晓,指望着她先退一步,然后从长计议,但是收效甚微。

迫于无奈,李大娘只能再次找了庄主,然后将齐雪娇执意要与二人见甚至出现性冷淡的情况。有人将此归咎于年龄增长面的事仔细禀明。此时,齐雪娇的生母也就是庄主夫人,得知了送出了近九年的女儿,不声不响的回到家中,喜不自禁泪水涟涟。

女人总是容易心软,齐承剑尚能硬起心肠将齐雪娇安排到别院中,他的夫人却是迷了心思,一想到女儿在门房处坐冷板凳,心就像猫儿抓一样,也顾不得当年相士说的话。

“老爷,就让娇娇进门吧。这么多年了,娇娇已经这么大了,兴许相士的话已经不算数了呢。我是真的想好好看一眼我们的娇娇儿,她吃了太多的苦。”

三旬过半的庄主夫人身段依旧窈窕,秀丽端庄的脸上,如今挂满了泪珠,梨花带雨的模样,让齐承剑心里极不是滋味儿。他伸手抚摸着夫人的背,一下下的顺着。然后苦涩的说:“夫人,我又怎么舍得娇娇在外面受苦。但是当初娇儿只要在们身边就必然生病,再忍一忍等她十四岁,那时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。”

两人正说着话。两个少年郎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奔了过来,他们神情本是欢欣鼓舞中带着好奇,待看到嫡母眼含热泪时,不由放慢了脚步。

孩子们来了,庄主夫人擦了擦眼泪。收起了小女儿情态,背过了身子。齐承剑松开手,皱起眉头,训斥到:“跑什么跑,我教过你们多少次了,做事一定要不疾不徐,少英少羽,你们两个一定要记清楚。”

两个少年郎,惭愧的低下头,小女孩儿却是扑到了齐承剑怀中。抱着他的腿娇滴滴的说:“爹爹,听说盈盈又多了一个姐姐,雪茹姐姐和少远哥,现在已经去看她了,我们也去吧。”

“嗯?少远和雪茹去看雪娇了?”齐承剑反问,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。齐雪盈从没见过父亲露出如此神态,呆呆的应了一声,求助似的望向了两个兄长。

齐承剑妻子闻言,眼睛倏然一亮,急切的说:“齐哥。我们去看看吧,雪茹和少远已经和雪娇见面了,她已经长大了,不会出什么事儿了。”

齐承剑已经很多年没听妻子叫他齐哥了。看着她迫切又渴望的眼神,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。

门房中,顾晓晓正襟危坐,任凭李大娘在她耳边嘀嘀咕咕,她的目光毫不动摇的望着宅门深处,大有今日不进门誓不罢休之意。

齐雪茹和兄长齐少远。一前一后相随着到了大门口。两人年纪大些,对于甫一出生就多灾多病的妹妹有很深的印象。虽然府中放出的消息是齐雪娇夭折了,但两人模糊知晓,这个命运多舛的妹妹,是被爹娘送到了别处寄养。

齐承剑以和善贵亲教育膝下儿女以及族中子弟,所以几个姐弟虽然没和齐雪娇相处过,仍然对她有着极大的好奇和热情。

门外走进来两个衣着华丽的少男少女,顾晓晓太严,略带好奇的将二人审视了一眼,猜测着他们的身份。

齐雪茹在看到齐雪娇的第一眼,眸中闪过惊讶之色,接着小碎步疾走上前,不由分说的抓起顾晓晓的手说:“你可是雪娇妹子,我是雪茹姐,也是你们的大姐。”

直爽的开场白,一下子解除了三人间的隔阂,齐雪茹身后少年上前,温文有礼的说:“我叫少远,是你的长兄。”

两人初见齐雪娇就有种说不出的欢喜,打心眼儿里觉得,他们的妹妹就该长这副模样。齐雪茹身材略显丰腴,她艳羡的握着顾晓晓的手,看着她纤细的腰肢还有秀美的五官高挑的身材,赞叹到:“女大十八变果然不假,妹妹还不到十岁就出落的亭亭玉立,到了十八恐怕羞煞百花。”

两人心无城府的模样,让顾晓晓同样对他们产生了好感,她微微颔首有礼貌的喊到:“雪娇见过茹姐姐,见过少远哥哥。爹和娘常在信中提过你们,我很喜欢你们。”

经历了这么多任务,顾晓晓已经能用最快的速度带入到任务中所需的身份。叫两个小屁孩而哥哥姐姐,对她来说毫无压力。

齐雪茹看着齐雪娇越看越欢喜,见她穿着打扮全是素色,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髻,心疼的说:“好妹妹,你小小年纪,梳这恼人的道姑发型作何。若你不嫌弃,以后姐姐每天给你梳漂亮的头。”

三人正亲热的说着话,门房外忽传来一阵一阵零碎的脚步声,齐少远个高眺了一眼后,惊喜的说:“爹娘还有二弟三弟三妹他们来了。”

顾晓晓正被齐雪茹的热情弄的不太自在,得知齐承剑夫妇来了,跟着瞧向门口加油加气的五花八门。齐雪茹拉紧了顾晓晓的手,安抚到:“爹娘都是极和善的人儿,莫要惊慌。”

毫不惊慌的顾晓晓顺势点了点头,然后跟着两人一起,亲自出门相迎。

齐承剑和妻子已经很久没见到齐雪娇,透亮的太阳地下,齐雪娇眉目沉静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温婉,行走间青色的衣裙摩擦着,头发束起浑不似孩童模样。齐承剑夫妇鼻子一酸,深感自己对这个女儿亏欠太多了。

齐雪莹松开了父亲的手,晃悠着羊角辫娇俏的跑了过去,伸手抓住了顾晓晓另一只手,笑眯眯的说:“你就是新来的小姐姐么,我叫雪盈,你以后叫我盈盈就好了。”

“雪娇……”

齐柳氏只唤了声齐雪娇的名字,眼圈泛红已经哽咽的难以成声,齐承剑也是难受,将齐雪娇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打量一眼,见她粉脸桃腮不见病态,这才如释负重的说到:“下次莫要再自作主张,回来了,你们兄妹几个先亲热一会儿,然后下去歇歇吧。”

齐承剑心中万分激动,但在几个孩子面前,为了维持父亲的权威,极力不表现出来。

来镜月山庄前,顾晓晓曾经忧虑过,进了大宅门会不会又有一场凶猛的宅斗等着她,待感受到齐家兄弟姐妹的热情之后,顾晓晓心中担忧烟消云散,同样保护镜月山庄不受破坏的心思更加强烈。

齐柳氏压抑着情绪,调整了许久,这才露出了一张笑脸,和蔼的说着:“娇娇莫要被你父亲吓到,他就是样子严厉,平时却是最奈何你们几个的。快让娘亲看看,怎么生的这么瘦,山上饭菜不好么?”

旁人眼中的顾晓晓唇红齿白身材适中,唯独齐柳氏总觉得她生的太瘦小,眼前浮现着女儿在山上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生活。

齐雪茹和齐雪莹簇拥着顾晓晓,将她带到嫡母身边,顾晓晓顺从的让齐柳氏捏着她的手腕,抚摸她的脸庞,一家子聚在一起和和气气,好像她本来就该在这里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)

PS:谢谢立得、▔▽▔、和司马泽的粉红票票,么么哒大家!



辽源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
鸡西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
宿迁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
标签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