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银行

荒兽主宰第一千零七一章悟色觉醒美食

2021-01-09

荒兽主宰 第一千零七一章 悟色觉醒

黑趟阁密室之中,黑阁主朝箫醉竹本尊望了望,随即缓缓隐去。

只是,无人察觉到黑阁主金色面具之下的面孔,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冷笑。他的目光之中,闪烁着一种运筹帷幄的自信,好似能够看够箫醉竹的一切。

黑阁主隐身离去后,箫醉竹本尊目光幽幽一寒,心道:“我要成为狮国最强之人,任何人都不得命令于我。区区一个黑趟阁,岂能容得下我箫醉竹这条真龙。寄人篱下,哪怕站得再高,也无抬头之日。我箫醉竹的头,连天地都不磕拜,岂甘屈于人下……”

……

燕澜依旧在禅心空间中修炼,此时此刻,他很想回留仙镇,回罡天门,但他知道,不将黑趟阁这根钉子彻底拔除,他定不得安心,即便回去,也会把灾祸带回去。

不除黑趟阁,不可回返。

……

燕澜静修之际,东偏之地的众修,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,知晓了燕澜位列黑牙榜的排名,并得知猎牙三君之首暴君都屈服于燕澜,纷纷惊叹不已。

当他们获知燕澜目前名后的悬赏代价时,均是重重地吓了一跳。

“啧啧,三百万枚极品人灵石,那可是我们几大势力一年的全部收入,黑趟阁果然财大气粗啊!”

“这几个灵石算个p,十六枚启灵丹,那可是人境七品的启灵丹,我们东偏之地,就连役咒谷、罡天门,甚至玄族鼎盛时期,都拿不出三五枚吧,这可是丹器联盟与极少数丹器宗师的非卖品。”

“三十二枚人境七品龙力丹,简直是疯了。这等品阶的龙力丹,一旦吞服一枚,只要体魄足够强悍,那几乎可以无限提升实力,无限*近逆天涅境的修为。”

“只可惜。一般修士的体魄,承受不了太强的力量灌体,能提升一衍,就几乎是极限。能提升两衍,几乎百万中无一人。”

“八枚瞬移灵符,简直就是多送了八条性命。人境六品的瞬移灵符,一旦启用,一般分神期修士根本无力留住。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遁走。”<露出了笑容。但王忠山追了一句:现在/p>

“两枚三衍分神巅峰龙力珠,祭出之后,几乎可杀二衍分神期修士,简直是多了两个超级强者护体,谁不动心啊!”

“……”

众人眼热无比,无论哪个,对他们都是无价之宝。

只可惜,燕澜是东偏之地的大功臣,即便给他们一万个胆子,也不敢去接赏追杀燕澜。

役咒谷中。长老觅红袍收起往日高大冰冷的形象,连连赞道:“燕澜真是了不起,居然在经武州翻起那么大的风浪,连暴君都服软,真是太霸气了。”

寻青衫点头道:“是啊,幸好鲁菅有眼光,与燕澜交好,为我谷带来莫大福运。”

鲁菅摸着脑袋笑道:“嘿嘿,本天骄的眼光可不会差。哎,面对那么多强者追杀。燕兄也真是够累,不求他在经武州扬名立万,但愿他平安无事,无伤归来。”

鲁菅一脸虔诚。神色郑重。

罡天门中。

众老祖齐聚一堂,匡元武、蓝天纵等核心弟子也矗立在场。

匡元武连连赞道:“燕师弟真是不凡,到哪里,哪里就万众瞩目。当初我还挑衅他,现在想想,幸好燕师弟胸襟宽阔。不与我一般计较,否则恐怕我下半辈子要卧床度过。”

袒胸老道点头道:“燕澜一人,可抵百万之修。当初我眼红老鬼,可老鬼死活不肯把燕澜让给我,这可是老道我毕生的遗憾呐。”

六祖眯着小眼道:“那时我传他九印戮仙掌,短短时间,他便修成,惊骇我等。没想到仅仅一年多,他施展九印戮仙掌的威力,就算我们众老祖联手,都扛不下来系统会根据买手所在的地区、关注的领域和用户的评价等。燕澜的成长速度,实在快得恐怖。”

五祖紧了紧华贵衣袍,点头道:“六祖老怪,你被燕澜惊骇,我直接被他吓坏了。直接连断我六柱,成为本门第一人。我当时还以为是他那把剑厉害,后来才知,他不用那把剑,凶威更盛,哈哈!”

三祖身为如今罡天门掌门,亦是捋须道:“能有燕澜,乃本门之福。燕澜一人之力,可灭玄族,从那以后老夫便认定,在他身上发生再多不可思议的事,都不足为奇啊!”

赤脚老鬼跟着笑了笑,点头道:“这孩子表面风光,但同样经历了常人未曾经历的风浪,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磨难。他能一世平安,便是老鬼我最大的心愿。还有我那徒弟小疯子,前去望归山找寻融魂花,至今未归,不知是否平安!”

袒胸老道叹息一声,道:“是啊,我徒高高尚在死寂状态,就等融魂花救治。只是融魂花乃有缘者得之,不是那么好找的,但愿小辈们都能平平安安,我们也就知足了。”

恰在众人感叹之际,留仙镇中,一道金光冲天而起,充斥煌煌之威。

持续数息,金光聚成一团,如同一枚小型太阳,闪耀不可*视的金色光华,照耀万里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从金光之中,走出两个僧人身影。

若燕澜在此,必定能够认出,此人正是小和尚悟色。

只见两个悟色,一模一样,皆是面相庄严,双手合十。

两个悟色虚空踏行九步,竟又缓缓融合为一体,无数金光也融进悟色身躯。

悟色目光凝合,缓缓抬头看向西方,轻声道:“我兄燕澜有难,当助一臂之力。”

言罢,悟色化作一道金芒,直朝紫峰城冲去。

……

禅心空间中,燕澜正在静修,收到范揽传讯:“燕兄,大事不好,封穹剑庄正联合所有欲杀你的势力,准备助黑趟阁分担悬赏,让黑趟阁继续悬赏追杀你。你名后的悬赏,足以吸引四衍乃至五衍分神期的修士,你这段时间最好潜藏起来,有事我会及时通知你。”

燕澜目光微寒,道:“封穹剑庄,真会找死。我取锻剑炉时就已言明,我与封穹剑庄互不相欠、无仇无怨。没想到,你们把我的劝告当作耳边风。”

燕澜不为所动,又缓缓闭上双眼。

这一日,除了茂石拍卖行范揽偶尔传讯,花醉蝶与弘钱狱均未有消息传来。

燕澜明白,术业有专攻,花醉蝶重在关注黑趟阁动静,与紫峰城小势力不熟,倒不如茂石拍卖行耳目众多、消息灵通。

而黑趟阁主要坐等生意上门,眼线自不如茂石拍卖行。未完待续。

成都治疗早泄的医院
通宣理肺丸和川贝枇杷膏露不适合同时服用
兰州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
标签
友情链接